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新闻  > 专题报道
穿过熟人社会地带
时间:2008-08-06 字号:[ ]

穿过熟人社会地带

瓯海工商分局直属工商所 徐德忠

  有关系就没关系,没关系就有关系;没有关系的找关系,找了关系就没关系。创造这句“关系论”的作者实在是个天才,一个词一句话,道尽了社会上的诸多陋习,给人的回味更是无穷。该如何看待熟人社会中这种“关系重于规则”的现象呢?
  早在二千多年前,孔子就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远方的朋友来了为何如此开心呢?原来,我们中国人还有句俗话,叫“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当然,交朋友,依托熟人或亲友的关系来协助自己实现生活或事业上的目标,也并非我们中国所特有。前段时间,当选俄罗斯下届总统的梅德韦杰夫,就是在现任总统普京的力挺之下获胜的,而两人既上下级关系,又是曾经的同窗,后来的好友;再看大洋彼岸的美国,希拉里竞选下届总统,她的夫君也就是前总统克林顿妇唱夫随,陪伴夫人参加各种竞选活动,为其竞选总统造势。
  梅德韦杰夫的高票出任,克林顿的高调助选,一位是同窗兼好友,一位是丈夫,这可算是典型的通过亲友团的协助实现个人目标的例子了。但这些都没有被他们的竞争对手作为攻击他们的把柄。反观我们身边,正是有“关系论”的存在,只要某人升了一官半职,外人讨论的第一话题不是这人的能力如何,而是首先去打听了解这个是否利用了熟人规则。无论这个人的能力如何的高,人们也总能从捕风捉影式的线索中获取其利用熟人规则的“证据”,从而断定这人的提升靠的就是关系。
  其实,举贤不避亲这一推荐人才的方式,我国古代就有。早在春秋时期,晋国的祁奚分别推荐仇人及儿子顶替他的位子,这成了一段荐贤不避仇、举贤不避亲的佳话。我国当代著名电影摄影师、导演顾长卫,执导电影《立春》时,其妻、著名影星蒋雯丽出任该片主演。顾长卫表示,自己在敲定蒋雯丽出演时曾担心被人认为有私心,不过,顾长卫认为自己对蒋雯丽最了解,他相信蒋雯丽有实力和能力演好片中角色。后来,蒋雯丽不负众望,凭借此片一举摘获罗马电影节影后桂冠,最终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所以,推荐和使用自己的亲人、朋友等熟人去参与实施大众计划,并非如人们想象的那样糟糕。相反,由于熟人之间情况比较了解,可以更好地知晓对方的意图,具有磨合期短的优势,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俄罗斯总统普京力挺梅德韦杰夫,确保了上届政府工业及政治精英计划能平稳进行,使国家经济能继续保持强势增长。
  既然如此,那又为什么有许多人一边对“关系论”深感无奈,一边又对许多正常的举贤不避亲的选拔方式也嗤之以鼻呢?
  看来,问题并非出在“举”上,而在于“废”。也就是对有问题的友人、亲人这些熟人,该如何处理的问题上。举贤未尝不可,废用无德、无能甚至违纪、违法的熟人则更要雷厉风行决不马虎。如果发现熟人出错却任其发展,甚至在他人已经指出后,仍一味地偏袒,其结果就只会失信于民。象陈水扁之流排斥异己的作法,使任人唯贤成了任人唯亲,家人出了问题却包庇纵容,民众怎能不对“关系论”产生遐想?又怎能信任所谓的举贤?
  那么,或贤或庸或无德或目无法纪,该如何来评判,由谁来评判呢?这需要一套完善的透明的评价体系。举贤要透明,用人要透明,处理要透明。在透明的用人体制下,胆敢纵容包庇熟人的人往往会惹火上身。因此,我们会看到许多引咎辞职的例子。
  透明的制度是很容易破解熟人规则的。近年来,我们欣喜地看到,目前,我们的许多办事规则已使熟人规则适用的范围已越来越窄。比如公务员招考制度,不管他老爸的官有多大,笔试这一关总得过。再如,操作流程的电脑化,办事规则的公开化,网络信息的日益发达,也已使政府的行政事务越来越透明,社会的监督力度也越来大了。
  因此,我们大可不必钻进熟人规则这个圈圈之中去探讨。当穿过熟人社会地带后,我们会发现熟人规则只是个表象,实际上它是对高透明度政府建设进程的考验。随着经济的发展,法制建设的健全,约束机制的完善,监督作用的发挥,法律及行政运作透明度的不断提升,熟人规则会逐渐失去市场,那时他必将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及话题。那位天才的“关系论”,也将与我们再无关系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返回顶部】【打印本稿】【关闭本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