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新闻  > 专题报道
所长大为
时间:2008-08-06 字号:[ ]

所长大为

新桥派出所 徐光勇
 

  认识大为,了解大为,不得不从心底里敬佩:他是一个真正的好人。20个春夏秋冬,他一直扎根在基层第一线,他用他的人格魅力和工作热情感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现在,让我们一起走近张大为,走进张大为的世界。
  大山里,他用奉献赢得百姓的赞誉
  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从警20年来,大为一直是勤勤恳恳,默默奉献,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他心爱的事业上,尤其是扎根山区以来他始终把“奉献山区、服务当地”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切入点,因此赢得了当地老百姓的广泛赞扬。
  由于当地山高路远,很多村庄至今还没有通上机耕路,靠山吃山的农民进出办事基本是“起早摸黑”。为了不让那些偏远群众起大早来所已是中午,而要等下午上班后办完事回去已是摸黑,因此,“无午休办公制”一经推出,很受农民欢迎。能在中午拿到户口簿的老王笑得合不拢嘴,并称现在回去用不着“摸黑”了,所以翘着拇指直夸派出所“想”出的办法为群众着想了,方便了大家。同时,大为相继推出的“灵活办公制”、“巡回办案制”、“零信访投诉制”等等系列便民服务举措都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认可。
  一个人办一件好事容易,一个人一直办好事就不容易了,而大为做到了。当地辖区地域广阔,人户分离特别严重,住在山里的农民大多年高益寿,出行十分不便。作为农民出身的孩子,大为就特别懂得农民的艰辛和不易。在“二代证”换发一开始,他又考虑到山里的特困户、五保户的出门不容易,于是大为集思广益,推出“免费接送老人办证”这项实实在在的便民举措,而且他亲自下基层免费接送老  人来所拍照,这件好事曾一时引起社会各大媒体的关注。
  在大为的日记本里,几乎找不到他的节假日、双休日,一年365天,每天都有他工作的身影。在他的“随身包”包里,装着的都是一张张表格,一叠叠材料,上面记满了他一心为民的点点滴滴。在山区的工作是寂寞的,但大为守得了这份寂寞,并能做到困难的面前不低头,问题的面前不撒手。
  大山里,他用真情赢得一份好口碑
  在山里,常常会听到有人说,大为是我的好朋友,大为是我的好兄长。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这大山里普通的老百姓。当老百姓反映的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时,大为讲,正是这些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小”事,才是老百姓最关心的身边事,如果处理不好,就有可能成为“大”事,如果处理得好,老百姓就会真心地拥护你的工作,所以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
  蔡某是一名双腿残疾的妇女,20年前嫁到隔壁乡村,丈夫腿脚也不便。如今儿子报考大学,但因一家人的户口未落实而干着急。当蔡某夫妇俩一拐一瘸,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找到大为时,大为当即下决心要帮这个忙。当天下午所里的民警就上门来服务了,半个月后,蔡某一家失落17年的户口终于恢复了。后来,大为多次在会上强调:如果是我们的亲属来办事,也会一拖再拖吗?也会该管不管吗?从这件事中可以看出我们的工作还存在推诿、怕麻烦的现象,没有用真情来对待我们老百姓的小事。
  如果说恢复蔡某的户口问题算是大为份内的事儿,那接下来这件事,应该算是他的“份外”事了。
  大为每次下基层,总要到边远山坳一些农民家里坐一坐。他就怕当地老百姓把他当外人看,不讲心里话,有苦也不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大为的真诚终于打动了老陈一家的心。老陈自己没有劳动力,妻子又多病,日子窘迫。膝下一双子女都是高中尖子生,可学费已经使老陈无法支撑,面对懂事的子女,想让姐弟俩弃学务工的念头让老陈起伏难下。
  大为二话没说:“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的孩子上学。”说罢,大为从自个兜里拿出装有现金的信封递给老陈。但大为没有说,这是他自己的工资积蓄。这之后,大为每次下基层,都会看望老陈一家,并时不时地用他的工资资助直至姐弟俩跨入大学的门槛。
  如今,老百姓已经习惯把“有困难,找大为”作为口头禅在山里面叫开了。
大山里,他用执着赢得工作的考验
在这特殊的工作岗位上,要真正做到坚持操守,承受考验,比起常人来会更难。面对更多的诱惑和考验,大为时刻提醒着自己:做事先做人,做人是第一。大为也经常告诫身边的人:当一名好警察,首先要做好一个人,一个经得起考验的人。多年来,大为一直是以远奢侈、淡名利的作风定位着自己的人生坐标。
辖区内一青年征兵,因某条件不符政审不过关,于是他的父亲通过“上头”熟人找上大为,希望大为出来“坐坐”。但大为没有因此破例,而是委婉地解释说:“法律有明文规定,我们不能违规办事啊。”就这样,大为在办公室里认真听取了那青年父亲的意见,但最终因条件不符,那青年没有过关被吸纳。
在大为看来,一个人重感情,讲情义,总不能以法律和职责作为筹码,更不能把它作为交易的代价。因此,多年来为案子找他说情的人还真的不是很多,因为许多熟人都知道他的这种“坏”脾气,自然找他的人也就少了。可以讲,几乎没有人想到会找他“说情”,也没有人敢找他“说情”。
  大为一般是以“所”为家的,所以住在所里是常有的事。即使回那个远离派出所的家,不管刮风下雨,他都会很自觉地骑着那辆旧式摩托车,就是不会占用单位的 “四轮”公车。所以偶尔回去一趟,他的脸上总是蒙着一层灰。
  大为讲自己的上下班方式是“两点一线”,所以家里人都是很放心的,但有一件事儿,让他的妻子发过“脾气”。那是前一段时间,大为在自家附近办完公事,于是顺便回家探望卧病在床的老母亲,妻子看到大为单位的“四轮”停在家门口,就要求大为趁着天气好带他妈出去散散心,当时大为是满口答应。等娘儿俩出去一阵子,妻子才发现大为单位的车还停在原处。回来后才知道,大为根本没用单位的车,而是叫上一辆人力三轮车,带上老妈在附近的公园里转了一圈。妻子因此撅着嘴说大为真是“笨”。
  大山里,他用廉洁赢得双袖清风
  在长期的基层办案实践中,大为时刻面对“人情关”和“利益关”。 20年来,大为从不利用手中的权力和职务影响,为自己和亲友办事,为个人谋任何私利;也从不为任何私事向他人“请托”,也从来没有一次在办理案件上接受过别的“请托”,更没有一次收受过他人的好处。
  几年前,当地一青年因案子一直潜逃在外,他的父母想疏通大为,但知道大为的“坏脾气”,最后,他们通过熟人找上大为的老家。大为还是平和地告诉他们:“这事必须按原则办,涉及案子上的事,我们只能依法办事。”说完,便毫不客气地将他们带来的厚礼和装有一沓现金的“红包”退了回去。
  大为说,象这种情况他不知“绝情”过几回,但若是给予“照顾”,就会有可能害人害己了,也正因为他的这份“绝情”,至今他的舅父一家人还是没有原谅他的“清高”。
  那是2000年,大为舅妈的亲弟弟在大为的辖区内酒后犯事,他舅父直接来电要大为给予从宽关照,他舅妈也多次到大为家里要他“手下留情”,但大为的不“领情”,让舅父一家很失望。因为大为讲此案他已申请回避了。事后,他舅父就因为外甥的 “依法办事”,与他一家的关系也疏远了。大为讲,他也不想这样,虽然他只有一个舅舅。
  正是有着这份不领情的“清高”,所以,20年了,大为和他的家人一直还是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
  难怪妻子说他“笨”,就是亲戚朋友也在暗暗为他着急。当时与他一道工作的同事,大多远走高飞了,买了一次又一次的房子,挪了一次又一次的家,进城的进城,高升的高升,唯有他依然留恋着那一片大山,留恋那个还是当初父母留给他的老“家”……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返回顶部】【打印本稿】【关闭本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