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新闻 > 它山之石
它山之石

以案说纪第4期丨对抗组织审查行为要不得

时间:2019-09-18 17:24:24 来源:区纪委(区监委)

案件回顾

陈某某,男,中共党员,2007年5月至2012年12月,先后任甲街道人大工委副主任、办事处副主任、党工委委员;2012年12月至2015年4月,任乙片区整治工程建设办公室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甲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甲街道党工委副书记。

2010年年底至2013年年初,陈某某利用分管甲街道城建工作的职务便利,为绿化工程项目承包人杨某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杨某送的现金2万余元。2014年下半年,陈某某因担心组织调查而牵出自已的受贿事实,即到杨某某出租房内,与杨某某串供,并拿走记载行贿数额等内容的账本,后将账本销毁。2018年10月,区委巡察组在陈某某单位开展巡察,陈某某害怕查到自己,向巡察组提供虚假材料,后再次联系杨某某,指使杨某某在组织谈话过程中隐瞒其空股分红和毁灭证据的事实,对抗组织审查。2018年11月,区纪委对陈某某立案审查。

分歧观点

本案中,对陈某某的党纪处分形成了两种不同观点:

第一种观点

陈某某的行为都发生在立案审查之前,其串供、销毁证据和向巡察组提供虚假材料等行为,都不能认定为对抗组织审查,只能以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认定。

第二种观点

陈某某的行为应当由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对抗组织审查和干扰巡察工作三个违纪行为分别认定,合并处理。

纪律溯源

我们支持第二种观点

2003年《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二十四条将现在所称的“对抗组织审查”行为称之为“干扰、妨碍组织审查行为”,并没有规定为独立的违纪行为,而是作为可以从重或加重处分的情节在总则中予以规定。2015年及2018年《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则把此类行为表述为对抗组织审查行为,在分则中单独作为违反政治纪律行为予以认定,对情节严重的可给予开除党籍处分。这充分体现了党组织对党员在忠诚老实方面的政治性要求,体现了“党纪严于国法”的党内审查特色。

在违纪时间点上,对抗组织审查的行为的认定是否以发生在组织开展已审查为必要条件,即审查程序已经启动才存在“对抗组织审查”?我们认为,不能简单对“组织审查”狭隘理解为“组织立案审查”,对抗组织审查既可以发生在组织决定审查后,也可以发生在违纪行为实施后、组织决定审查前。比如被审查人在收受他人钱款后,为防备日后可能被组织查处,与送钱人签订了虚假的借款协议,这种行为也属于对抗组织审查。因此,如果杨某某的串供、销毁证据及向巡查组提供虚假材料的行为发生在2018年10月前,那么可以认为是一种连续的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的行为。但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0月修订实施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考虑到保障巡视巡察工作的正常开展,在第五十五条单独将干扰巡视巡察工作,确定为一个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也就是说陈某某向巡察组提供虚假材料的行为发生在2018年10月以后,应当依据2018年《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以违反干扰巡视巡察工作予以认定。因此,陈某某的行为应当由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对抗组织审查和干扰巡察工作三个违纪行为认定,合并处理。

执纪者说

近年来查处的违纪人员,偶有存在对抗组织审查的行为,主要原因是违纪人员存在畏纪心理和侥幸心理,以为可以用违纪行为掩盖前一个违纪错误,从而达到逃避处罚的目的。但纸终将包不住火,违纪行为迟早会被发现,对抗组织审查只会将违纪的雪球越滚越大,最后掉入的万劫不复的深渊。相反,违纪人犯错后,如果能及时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勇于承认自己的违纪行为,积极挽回违纪损失,那么依据党内“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一贯方针和党内法律法规规定,势必会给予违纪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打印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