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先锋
廉政先锋

驻广西农业农村厅纪检监察组组长刘柏:心中有责就能攻坚克难

时间:2020-02-27 08:52:43 来源:区纪委(区监委)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纪检监察系统,有这么一位多面手——

他20多年办案数百起,是执纪审查工作的行家里手,2017年受到中央纪委嘉奖。

他转战派驻机构,摸着石头过河,探索派驻监督工作创新发展,得到自治区纪委监委充分肯定。

他就是钦州市纪委原副书记、原监察局局长,现任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驻自治区农业农村厅纪检监察组组长刘柏。

岗位在变,对党忠诚始终不变。时代发展,增强斗争本领一刻不放松。同事们这样评价刘柏:“新时代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忠诚卫士。”

动真碰硬:“不,你跟我们走”

钦州市位于美丽的北部湾畔,下辖四个县(区)。纪检监察机关执纪审查面临地域小、人情干扰、突破难等难题。刘柏说:“心中有党,心中有责,就能攻坚克难。”

在刘柏20多年办案经历中,他对2009年查办的那起案件印象尤为深刻。

“公立学校被掏空了,校长腰包却鼓了。”钦州市某小学教师和学生家长举报校长梁某损公肥私,用国家资源办私立学校。市纪委调查组通过查学校账目,理出了头绪。

原来,梁某利用职务之便,“拉老板投资”建起“校中校”,私立学校使用的资源如师资、场地、设备等都是公立学校的,但收益却进了梁某等人的腰包。

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刘柏,这么大的事情不是一名校长能够轻易做到的。但是当时已经被采取措施的梁某,却拒不交代幕后真相。

迎难而上,刘柏耐心寻找突破机会。不久,他查获梁某偷偷写给市委某重要部门副部长黄某的信,从而发现了黄某的问题线索。

“你‘至死维护’的黄副部长,跟你是什么关系?”在强大攻势面前。梁某不得不交代,黄某与她合谋创办私立学校牟取暴利的事实。

更大的考验来了!刘柏说:“黄某是老熟人了。市里开会的时候,经常是他坐台上讲,我在下面听。”牵头查处这样的腐败分子,刘柏是第一次。

黄某似乎嗅到了风声,他与刘柏“偶遇”,紧紧握住刘柏的手:“兄弟,关照一下。”

刘柏不为所动,带领调查组锲而不舍调查,找出一本重要的账本。账本显示,私校公办所获的部分收益流向黄某。

“我们代表组织,向你了解情况。”刘柏带着调查组来到黄某的办公室。对方故作镇定:“都是熟人,坐下谈。”刘柏打掉他的幻想:“不,你跟我们走。”

黄某被立案审查,却拒不交代。刘柏心平气和地问:“学校账本是怎么回事,钱怎么到你手上?”黄某顿时惊慌失措,知道瞒不住了。最终,刘柏带领调查组查清了事实,黄某、梁某因涉嫌贪污罪被移送司法机关。

这是刘柏破解“熟人社会”执纪审查难题的生动一例。多年来,他查办的领导干部大都是曾在一起开会、一个饭堂吃饭的熟人。

“纪检监察干部处在反腐败斗争最前沿,要低头拉车更要抬头看路。”刘柏深有感触地说,“我们拉的是职责使命,看到的是党中央反腐败的坚定决心。”

因为对党忠诚、勤政廉政,2017年,刘柏被自治区纪委、自治区党委组织部、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评为广西勤廉榜样。

严管厚爱:“你是清白的”

刘柏作为主办人查处了一批违纪党员干部,但他同时也对党员干部严管厚爱,为担当者撑腰

“××县检察长农某收受贿赂……”有段时间,不断有实名举报信转到刘柏手上,何时何地、因什么事、收多少钱等都非常具体,可查性、成案率非常高。

“不对啊。”刘柏心里嘀咕。农某作为优秀检察官,从市检察院到县里任检察长。从刘柏开展日常监督给农某“画像”来看,农某敢于坚持原则,锐意改革。难道到了县里就蜕变了?

带着问号,刘柏找农某了解情况。但农某坚决否认。是他故意隐瞒,还是另有隐情?刘柏决心查个水落石出。

刘柏找到主要举报人、县粮食局局长谭某。他说,县检察院调查乡镇粮所公款私存等问题,粮所为得到“关照”,给检察长送了钱。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面对调查组严肃认真的调查,谭某承认是受人胁迫才写的举报信,他内心也很挣扎,其实根本没有给农检察长送过钱。

对于锐意进取、埋头苦干受到错告诬告的,要及时查明真相、澄清是非。刘柏找到另一名举报人蔡某,“你举报的情况如属实,我们查;如果你诬告,我们也查。”蔡某承认是受人指使才诬告的,所谓“证据”根本子虚乌有。

刘柏抽丝剥茧,查明了真相——原来农某到任后大刀阔斧改革,同时坚决依法办案,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于是,这些人便生起了“举报”农某的心思。最终,诬告者被市纪委立案查处,其中一人还因涉嫌其他严重违法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你是清白的!”当调查组来到县检察院向农某反馈调查结论时,这位刚强的检察长,握住刘柏的手放声大哭。

这一刻,刘柏深深感受到,查处错告诬告,保护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也是纪检监察干部的责任和担当。

探索创新:“把探头连成网”

2018年2月,刘柏调任自治区纪委监委驻自治区农业农村厅纪检监察组组长。刚到任,刘柏就琢磨如何擦亮派驻监督“探头”。2018年上半年,他组织开展扶贫项目专项检查,发现防城港市有两家合作社所申报项目面积未达标,其“2016年农业部园艺作物标准化生产基地”项目居然通过验收,各获补贴100万元。

按图索骥,自治区、市两级派驻机构对照项目资金监管清单,严查未认真履行职责、吃拿卡要的项目验收组组长、原农业厅调研员覃某某等3名责任人。

履新不久,刘柏发现自治区、市、县农业农村部门是上下级关系,但三级派驻机构之间分属不同层级纪委监委,还没有形成合力。

“派驻机构‘探头’作用缺失。”2019年初,中央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反馈意见指出广西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工作的薄弱环节。自治区纪委监委立行立改,指导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解决“探头”作用缺失等问题。

“把三级派驻机构纵向联通起来,联动打破界限、‘探头’连成‘网’,全面形成派驻监督合力。”刘柏大胆探索。自治区纪委监委肯定了这一思路。

2019年3月20日,自治区纪委监委驻自治区农业农村厅纪检监察组邀请14个设区市纪委监委驻农业农村局纪检监察组组长召开座谈会。筹备会议时,有同志心里没底:“上下层级派驻机构没有隶属关系,这会开得成吗?”

“我们早盼着开了。”14个市驻农业农村局纪检监察组领导全来了。自治区纪委监委、自治区农业农村厅领导也来了。座谈会交流信息、总结经验、探索思路,开得高效务实。

在刘柏推动下,驻自治区农业农村厅纪检监察组牵头,整合14个市驻农业农村局纪检监察组力量,共同打造“1+14”监督模式合作平台,推动在信息沟通、经验交流、线索移交、执纪协作等方面合作,并向县级派驻机构延伸。

“我们依托‘1+14’平台全面推出项目资金监管清单化制度,共同把监督挺在前面。”刘柏说,运用执纪审查经验防范风险点,制定了驻在单位项目资金监管清单,明确划定项目名称、金额、责任部门、配合部门、分管领导,由自治区、市、县三级派驻机构照单监督。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打印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